天际社区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[丸木文华XCiel]《蜘蛛谜梦》(言情)

[SERVICE BOY (Hontoku)]《老师并不是马桶。3》

[进击的巨人/团兵][Pair☆Bear]《恋爱依存》

[进击的巨人/团兵][ヌカドコ/ローレライライレロー]阿克曼科长之二《阿克曼科长的动摇》

[进击的巨人/团兵][ヌカドコ/ローレライライレロー]阿克曼科长之一《 阿克曼课长的性癖》
天际社区工作组招人公告

[进击的巨人/团兵][Melomelow/ひゅら]《四百四病之外》

[明治カナ子]《守望之物》全1册

[刀剑乱舞/鹤丸X鹤丸][篤川]《亦梦亦幻不尽意》

[三田织]《二人百景~感冒结束春天来临~》(完结)

[进击的巨人/团兵][U.F.O./NB]《吾辈名为利威尔-完结篇》

[砂床あいXやまねあやの]《探索者系列》之《探索者的苍炎》

[ヤドクガエル (locon)] 《要08 -かなめ-》

[浅见茉莉Xサマミヤアカザ]《要听神明的话》

[进击的巨人/团兵][NHM/お湯割り]《我们的深山之家》
[丸木文华XCiel]《鬼之恋》(言情)

[嵯峨野]《晚泄的男人》全1册

[明治カナ子]《三枚和主人》

[DAYS/犬童薰X水树寿人][0-PARTS (西田)]《加油!淫兽水树君!》

[弹丸论破/日向创x狛枝凪斗][Kikaten]《PRESENT》
查看: 74|回复: 0

[同人] [家教][獄春]同人文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0-6-25 21:32:0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請不要在我的文章下灌水賺積分,這是我認真寫的,只歡迎同好評語

1.

「謝謝光臨。」

小春從玩具商店走出來,手裡抱著一個銀灰色的貓玩偶。它的耳朵尖尖翹翹的,一雙鑲著碧綠珠子的漂亮眼睛,嘴巴倔強地噘成ㄟ型。

「只要對著與喜歡的人相似的玩偶許願,你的心願就可以達成了。」

這傻女孩從友人那兒聽見這話,深信不疑。她回到家,門也沒關,便將它擺在桌上,凝神專注地盯著,

「希望獄寺先生能更喜歡小春一點,小春也會好好加油的!」

前幾天為了一點小事起了爭執後,獄寺有事去了義大利,都沒給她聯絡,讓她又氣、又惱。

戀愛中的少女一心想著思念的臉龐,根本沒注意到有人悄悄來到她房門口。剛下飛機的獄寺一手抓著巧克力伴手禮,另一手高舉擱在門框上,

「蠢女人,這些話要對著本人說啊!」

他的表情就像平常那樣寫著不耐煩,上揚的語調卻帶著笑意。


2.

一天,藍波又調皮了。獄寺盛怒,阿綱在一旁的勸阻完全沒用。他氣沖沖地追逐藍波,對方也不甘示弱,用十年後火箭筒向著他。

「嗚哇哇哇哇哇哇!」

「你這小鬼!」

說巧不巧,小春剛好走進門。獄寺閃過去了,然而她一瞬間來不及反應,被擊中。

「這是?」

出現在大家眼前的是個身材玲瓏有致的短髮女子,她斜坐著,雙手摀著臉,破碎的哭泣聲從指縫間流洩而出。

「隼人先生真的好過份,為什麼只對小春這樣?小春討厭隼人先生!」

她低著頭一直哭,大家都嚇傻了,連最吵的小孩也是乖乖地閉嘴,目不轉睛地盯著看。

「那個?」阿綱想說些什麼,看看獄寺,再看看小春。他閉上嘴,識趣地抱起藍波走出去。

「喂,妳沒事吧?」

看起來是未來的自己做錯事了,然而他也不知道該怎麼辦,想安慰對方又無話可說,尷尬地用手指搔搔臉,別開眼神,等待這短暫的時間流逝。

「嗚嗚……是以前的隼人先生。」

十年後的春大概哭夠了,抬起臉。那浸潤在淚水中的面頰多了一絲成熟的風韻,濕潤迷茫的眼神望著獄寺,讓他不禁怦然心動……

那之後,小春避開獄寺整整三天。她一看見他就紅了臉,急忙撇過頭,表情羞澀。她沒有告訴任何人那五分鐘發生了什麼事,即使是那個十年後靠一個眼神就讓她全身發熱、渾然忘我的危險男人。


3.

「獄寺先生根本不懂什麼叫溫柔!」

「對你這蠢女人才不需要溫柔!」

似乎被他那暴躁認真的口氣震驚了,小春怔了一下,才癟著嘴,帶著哭腔大罵,「好過份!獄寺先生是大壞蛋!」

她頭也不回衝出門,過了晚餐時間,不接電話也不回簡訊。

「這蠢女人……」獄寺不耐煩地皺眉,抓起外出用的外套,心裡懷著歉意和不安。

他在便利商店前看到小春。她背對著他,一個外國男人站在她面前,滿面堆笑地和她說話。獄寺沒多想,一個箭步衝向前,將春摟進自己懷裡。

「這傢伙是我女人!誰允許你動她了?」

在送小春回家的路上,獄寺臭著一張臉,乖乖被調侃。

「那個男生是小春朋友的男友啦,獄寺先生真好笑。」說著這話的小春,臉上掛著蜜一般甜美又靦腆的笑容。


4.

「獄寺先生到底在生什麼氣?」

「都說了沒生氣!」

「明明就在生氣!小春做錯了什麼嗎?獄寺先生好奇怪!」

「嘖!不說了,像傻瓜一樣。」

他隨便找了個藉口離開澤田家。漫步在黃昏燥熱的空氣中,浮躁鬱悶的心情像團火球一樣緊抓著他不放。

「混蛋,真受不了!」

他揉皺菸盒,投進垃圾桶,身上的飾品晃盪,奏響清脆冰涼的音樂。

他來到公園,一屁股坐在長椅上,目光漫不經心落在遠方的天空,炫麗斑斕的色彩,讓他的心情好一些了。

他越來越不明白自己,居然因為無心聽到的一句話感到嫉妒,他從未想過自己會這麼幼稚。

「喂!你知道體操部的三浦嗎?聽說七海今天跟她告白了耶!」

從路人口中傳來的一句話,在他耳裡響起,一遍又一遍。


5.

這一天,獄寺和藍波又在打打鬧鬧的。

「感情真好啊。」阿綱習以為常地對扭打在一起的兩人投以慈愛的目光。

叮咚叮咚—

是誰呢?媽媽去里民大會不在家,阿綱打算起身,被獄寺攔住。

「第十代首領,我去就好,您坐吧。」

「嘿!看招!」

趁獄寺不注意,藍波飛起來了,一腳踢在獄寺的屁股上,他得意洋洋地笑了起來。

「蠢牛……」

「嗚啊啊啊啊啊!放開本大爺!」

眼看兩人又鬧了起來,阿綱無奈地輕嘆,自己下樓開門。從鄰居婆婆那得到一條長崎蛋糕。

等他走回房間,被教訓過一頓的小孩安靜地倒在一旁。

然而,到了下午,獄寺以震天價響的音量吼著「你怎麼可以把第十代首領的蛋糕通通吃掉?臭小鬼!」他氣呼呼地追著藍波,沒意料到轉角有人,迎面撞上來不急煞車的小春,兩個人就這樣滾在一起。

「你們沒事吧?」從後跟上的綱吉趕緊抓著藍波,以免他火上加油。

「好痛……嗚……」

「蠢女人,你沒受傷吧?」從地上爬起來,獄寺自己也吃痛,卻想也沒想就關心起對方。

「小春才不是蠢女人!」

「搞什麼,還有力氣回嘴嘛。」

被獄寺拉著手扶起來,小春的臉有點紅紅的。她暗自慶幸沒被藍波看到那一刻。在她和獄寺身體交疊的那一瞬間,他們的唇也貼在一起了。雖然不曉得對方有沒有注意到,但這是她的第一個吻。

初吻是戀愛的前奏。她的心中鈴聲大作。


6.

他是在任務結束後才收到山本的通知。

「搞什麼啊,蠢女人……」

幾日未眠、疏於進食,他的聲音低啞,帶著濃濃的鼻音,但是他沒有哭。他老是數落春是個愛哭鬼,為了幫她擦去眼淚,他習慣鎖緊自己的情緒。

她沉睡在一個不會下雨的世界,白瓷般的臉頰不再需要淚水的點綴。在棺材的綢緞上,她的微笑靜止在最後一刻。

下半輩子,獄寺幾乎不曾離開過日本。他相信人的靈魂會徘徊在人間,所以他回到並盛町,這是春最熟悉的地方。要是春找不到他,只要回來這裡,他們就能再次相遇。

他還欠她一句承諾。在他即將回到日本,春卻為了保護小女孩而遭遇橫禍的前幾天,他正苦心籌備求婚,背台詞的時候還緊張得手都抖了。

共度的回憶都成了思念的往昔,他吞忍淚水,逼迫自己習慣沒有她的景致。

家門口掛著的名牌,在他的名字下面有另一個女人的名字,他沒有經過同意就擅自加了上去,不然他不知道對她的感情要怎麼延續下去。某些晚上,他閉著眼睛,想像春穿著圍裙、一手拿著湯杓,嘮叨著沙發上他剛脫下的襪子......或是他們吵完架和好,他將她拉進懷裡,輕撫那秀美的黑髮......他的女人活在他的思念和想像裡,她一直活著,一顰一笑,就像未曾離開。


7.

有一天,小春在路上撿到了一個金色的湯匙。她想也沒想就摩擦了起來。忽然,冒出一陣煙,轉眼間,湯匙不見了,手心多了個小娃兒,看起來和她的冤家一個樣。

她把它帶回家,放進馬克杯裡。它迷你的雙手抓著邊緣,嘴巴一張一合,就是發不出聲音。她拿了草莓給它,又換成巧克力、白菜、吻仔魚......它搖搖頭,連水也不要。它抓住她的手指,貼上自己的小臉,像個嬰兒般笑了。

去上學的時候,她把它藏進口袋裡,上體育課的時候讓它待在抽屜裡,回頭見它還在,她笑靨如花。

過了幾天,冤家罵了她幾句,她難過跑回家,委屈地趴在床上哭。它從口袋爬出來,小手輕撫她的臉。

「你在安慰小春嗎?謝謝你。」

對方似乎聽懂了,回以微笑,然後,他的身體逐漸地淡去,春還來不及喊,它就消失了。

忽然,門鈴響了。

小春開門,臉上掛著兩行淚,但她管不了這麼多。對方似乎嚇了一跳,怔了一會兒,才緩緩開口,

「你哭什麼啊,蠢女人?」

「回去!」一開口就沒好話,她氣得關門。

「等一下,我是來道歉的。」男人急忙用腳扺著門。「剛話說太重了,我沒有那個意思的。」

「嗯......」她還在想著那小娃兒,沒什麼反應。

「對了,剛在你家門口撿到這個。」

男人打開手,手掌擺著她為那小娃兒做的衣服,是她照著男人平常的打扮設計的。她一看到,忍不住撲進他懷裡,放縱哭泣。

「喂!你幹嘛啦?」

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。他的手僵在半空中,慌張後退想擺脫對方,然而看春哭得梨花帶淚,他伸手擁抱那瘦小的肩。

「好了啦......」

他難得溫柔,嗓音縈繞在春的耳裡。她回想起那一天,拿著湯匙,有道聲音從遠方傳來,

「女人啊女人,你喜歡的人是誰呀?」

那是一個淘氣的精靈,拿著一把弓箭,老是在幹湊合人的勾當。


8.

「獄寺先生最壞了!」

「閉嘴,蠢女人!」

小春嘟著嘴,下巴擠出酸梅,氣噗噗地瞪著眼睛。

「小春為什麼不能去?你憑什麼罵小春蠢?」

她只是想和大學同學在“小春感謝日”那天去吃下午茶,她不懂他為什麼反對。「就算你是小春的男朋友也沒理由干涉小春的興趣!」

「吵死了!」他抓著她的手,把她拉近,捧著她的臉親吻起來。

被這麼一吻,她通體酥麻,連話都忘了說。

獄寺心裡想,要是她再堅持,他也自有打算。他和她的同學們見過幾面,其中有個宅男,看著春的眼神是男人都明白。他有自信春不會喜歡自己以外的人,但仍感到不快,說什麼也不讓她去。就算無法理解也無所謂,他不會告訴她理由,因為男人的嫉妒很難看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小黑屋|Archiver|手机版|天际社区 ( 京ICP备06038863 )

GMT+8, 2020-7-3 22:18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